第二十八章 离开2(1 / 2)

天宝往事 许巧儿 2303 字 2020-11-20

“嫣然阿姐,你们准备去哪儿?”刘晏站在淮河南岸的滩头,眼巴巴地望着陆嫣然,似乎知道她这一走,以后定是再难相见,心里十分不舍。

他如今已经是朝廷认命的江淮道盐铁转运使,租庸使,真正的朝廷命官了,可是在嫣然面前,还像个害怕被抛弃的孩子似的,依依不舍。

“读太白仙人的诗,我最向往的就是天姥山,不知道哪里有没有神仙?”她一身青白布衫,头上的幂篱是常安用新竹编的,柔软还带着一股清新的味道,摆脱了战争的沉重,她一身轻松,仿佛就回到那个狡黠叛逆的年纪,一心想要去探访神仙。

“我还想去岭南,祖父年轻的时候就曾游历过那里,还结交了一位好友张九龄,听闻岭南的荔枝多汁鲜美,比那些驿馆千里迢迢运过来的那些要好上百倍!”

前一句还想去结交仙人,转眼又被美食给吸引了,刘晏觉得跟不上阿姐的话了,思维跳跃的有点快啊!他不由地向常安投去同情的眼神。

“好!”后者只用一个字就击碎了刘晏对他的同情。

世界很大,人生很短,有些人征伐一生,却不知道珍惜脚下的土地,看看眼前的风景,有些人搜罗天下宝物,尽数藏在自家的库房之内,却领会不到获得的喜悦,有些人梦想长生不老,却只会躺在病榻上吃丹药。

他没有雄心征服天下,可是,他愿意陪着她走遍天下,只要她喜欢,乘风破浪,到海的那一边去看看又有何妨,终不过是一生一世追逐梦想。

嫣然拍了拍刘晏的肩膀,掩去眼中的不舍,他们两家是世交,都是世代传承的大家族,可是如今却只剩下他们两人,可谓是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。

“江淮是财赋重镇,是朝廷最主要的赋税来源,你能获得如此重用,朝中必有人眼红,一定要当心那些想抓你小尾巴的人。”

“嗯,我记下来!”

“从江淮到江陵,再到两京,沿途河道要经常派人维护,有些地方私开闸门放水灌溉,水位过低,船只就无法通行。”

“我记下来!”刘晏脑子比谁都灵光,怎么会考虑不到这些问题,可是他愿意听嫣然阿姐的嘱咐,一句一句,都是对他的关心。

“还有沿途水匪、潘镇,要防着他们割据强粮!”嫣然觉得有嘱咐不完的话,可是日头已经西斜,他们不能耽误太多的时间。

他们幼时相互嫌弃,打过架,也曾并肩作战过,是可以把后背交付彼此的交情。此去山水迢迢,再见真不知几时,让人难免惆怅,可是想着千里之外有人牵挂着自己,就有战胜一切的勇气。

常安从怀里取出一封信,让刘晏转交给南石八,他跟他交过手,相信他是心怀天下之人,信封里的火器配方交给他,他非常放心。

嫣然望着常安,他没想到他会这么信任石八。前夜她伏在案前写信,想要留给石八,常安也在,当时他提笔写下了火器的全部配方,没想到竟是留给南石八。

常安拉着她的手跳上岸,船夫拿竿子把船推进河道,刘晏站在甲板上向他们挥手道别。乌金坠日,倦鸟归林,年轻的人们就此别过,踏上各自的征途,正是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无为在歧路,儿女共沾巾。

南石八正独自坐在邺城的城墙之上,望着西沉的落日,也看着城外满地疮痍。

这里刚刚经历一场激战,史崒干发动了大型云梯,可以同时承载数百人攀登,外面裹着犀牛皮,火油烧不透,箭矢射不穿,唐军消耗了大批士兵,往城外挖了地道,卸了云梯的轮子,才让战况有了逆转。

他想到常安在雍丘城外埋下的一排火雷,竟能把尹子琪的两万叛军一举消灭,而损失却——却只有常安一人,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常安那么大的勇气,但是他十分佩服他。

他也羡慕他,能被嫣然牢牢记在心里,再也装不下别